欧洲最大两个港口严重拥堵!HPL连续七周暂停挂靠,2M连续8周跳港!-Lubpur超润
来源:
阅读量:2547
2021-07-15

  近期,全球集装箱物流供应链堵塞严重,港口拥堵加剧船期延误,班准班率持续下降,过热的集装箱市场似乎无法有序进行……近几个月,船期延误、港口拥堵使全球物流供应链饱受冲击面临中断的风险,糟糕的船期、降到低点的准班率正加剧北欧枢纽港的拥堵,船只的延误迫使承运人对欧洲某些关键大港暂时停止挂靠。

  目前欧洲最大集装箱港鹿特丹港(Rotterdam)和第二大港汉堡港(Hamburg)的拥堵问题都非常严重,迫使船公司改变船舶的航行线路,暂停挂靠或跳港。

  THE联盟成员赫伯罗特(Hapaq-Lloyd)是最新做出这一举措的航运公司,在发给客户的通知中表示,由于鹿特丹的持续拥堵,从本周(第25周)起连续7周一直到第31周停止在北欧-亚洲“Far East Loop 4”环线东行服务期间挂靠鹿特丹港。

  公告称由于鹿特丹港的拥堵状况持续存在,“决定从第25周开始,持续到第31周,连续7周暂停向鹿特丹港提供北欧-亚洲Far East Loop 4环线服务。”

  FE4环线港口挂靠:青岛-釜山-宁波-上海-SPRC-(苏伊士)-阿尔西拉斯-鹿特丹 -汉堡-安特卫普-鹿特丹-阿尔西拉斯-(苏伊士)-新加坡-青岛。据悉,第一艘跳过鹿特丹港的集装箱船是“HMM Rotterdam”轮,这艘集装箱船预计将于7月14日抵达。赫伯罗特指出,FE2和FE8远东环路等其他航线,将继续停靠鹿特丹港。对于FE4,这家德国航运公司表示:“原因是等待时间很长。如果我们在鹿特丹等待太久,就会错过接下来港口的停泊。FE4是拥有大型船舶(23000TEU)的服务,因此与其他小型船舶相比,等待时间太长将对该服务产生巨大影响。”

  鹿特丹港附近船舶状况:

  汉堡港附近船舶状况:

  另外,欧洲大港汉堡港的严重拥堵和延误,也促使船公司马士基和MSC改靠了威廉港和不来梅港。上周,马士基和MSC决定将其AE7/Condor Loop 4环线跳港汉堡再延长四个星期,改为在不来梅港卸货,并告知托运人,根据提单条款,这构成了“运输终止”。马士基表示,“由于堆场高密度,我们的船只等待时间特别长”,该公司最初决定取消在汉堡Eurogate码头的停靠,但由于情况没有改善,决定将再持续四周。从汉堡转向不来梅港的船舶清单:

  根据欧洲海运顾问Ginckels的说法,在安特卫普和鹿特丹,超大型集装箱船(ULCV)平均每停靠一次就要卸载3000到5000标准箱,用于内陆航行。驳船运营商拒绝合作导致安特卫普-或鹿特丹-莱茵-鲁尔航线之间50%的驳船空驶。有消息认为,最近的延误源于鹿特丹港被在其码头卸载的超大型集装箱船ULCV“完全淹没”。驳船运营商正在与码头上的时间限制和从这些大型船舶上卸下的箱子没有及时分拣而展开竞争。

  而目前的事实是,鹿特丹的集装箱吞吐量仍在上升,预计全球供应链的混乱将在即将到来的旺季中持续数月。北欧的一位航线主管表示,该公司大约25%的运力需要在港口等待泊位,鹿特丹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

  与此同时,需求增加和亚洲港口拥堵恶化迫使联盟航运公司暂时调整其班轮服务网络。2M的合作伙伴马士基和MSC表示,将调整三个亚洲-北欧航线的航行计划,以匹配从亚洲出发的实际出发日期。马士基和MSC通知客户,他们各自的AE6/Lion、AE7/Condor和 AE10/Silk服务的启航日期将追溯修改为船舶的实际航行日期。马士基表示:“这种情况是由快速增长的需求和整个港口供应链抗击疫情的措施共同推动的。”

  除了欧洲最大的集装箱港鹿特丹严重拥堵外,第二大港汉堡港也产生拥堵和延误。

  在此之前,马士基表示,鉴于目前船期可靠性考虑,以提高远东至北欧网络AE7服务。“由于堆场高密度,船舶等待时间长”,该公司最初决定取消4周在汉堡Eurogate码头的停靠。

  2M联盟的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公司上周宣布,由于情况没有改善,决定将再持续四周。将其AE7/Condor服务的挂靠从拥堵的汉堡港改为不来梅港,直至7月底,这将连续影响8个航次。

      上周宣布四个航次

  该航运公司表示,不断的延误“导致航班与线路脱节”,并导致“几趟从亚洲出发的航班间隔超过7天”。据2M联盟称,这三个环线的调整只是网络变化的开始,预计还将包括通往北欧的另外两个环路和 AE55/Griffin 'sweeper' 服务。目前班轮的准班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但航运公司辩称,鉴于疫情大流行的全球性问题和许多航线的需求激增,准班率是对他们努力提高班轮服务完整性的“不公平”反映。“我们的船舶规划者都在头疼,每24小时他们都会从港口办公室收到一堆延迟通知,这些都将产生连锁反应。这意味着航线网络需要每天都进行调整。”一位航运人员说。

  雪上加霜的是,日前,服务于俄罗斯圣彼得堡、汉堡和威廉港的支线集装箱船舶“CMA CGM NEVA”号在汉堡发现数名船员检测呈阳性,包括船长和大副。该船于6月15日抵达汉堡,停泊在Eurogate码头5号泊位。该船正在接受检疫,不能转移到其他泊位或锚地,等待替换船员或检疫结束。尽管所有5名检测阳性的船员在各方面都健康,包括引航员在内的一些港口工作人员也被隔离了。

  目前班轮的准班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但航运公司辩称,鉴于疫情大流行的全球性问题和许多航线的需求激增,准班率是对他们努力提高班轮服务完整性的“不公平”反映。

  此外,CMA CGM通知其客户,由于持续拥堵,其前往尼日利亚Apapa、Tin Can和Onne的运输时间极不规律。因此,将暂停所有运往这些目的地的冷藏箱运输,直至另行通知。

  再说说华南港口拥堵情况,此前由于受疫情影响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运力下降至20%左右,导致珠三角港口的延误和拥堵、承运人大量船舶改航跳港保证船期。

  目前,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码头的运营能力已稳步恢复。所有泊位(包括西区)将基本恢复正常运营,增加出口重柜入闸预约数量至每日9000辆,空柜及进口重柜提取业务照常运作,出口重柜接收恢复为正常ETA-7天。此前,23日南沙三期码头曾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船公司和客户办单较多情况,为进一步控制流量,保障港外运作秩序,避免出现交通异常拥堵,南沙三期码头暂停出口办单。随后,广州港南沙集装箱码头6月24日就发布公告:从24日12:00时起,全面恢复办单业务。公告还表示,南沙三期码头6月23日12 时至6月24日12时,大船、驳船和已经办单的拖车,进出港一切运作正常,期间共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8500TEU。